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梦篱笙箫:自愿做奴隶的时代

2017-10-09  作者:梦篱笙箫  来源:红歌会网  

  《哈姆雷特》中有这样的台词,“人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这句话开始遭到质疑。尤其是今年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在与阿法狗的对战中毫无招架之功的表现,更加深了人们的担忧。人类将走下神坛,人工智能将会取而代之。我对此是怀疑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也是人类自愿去做奴隶的结果。

  在大学时,我是个坏学生,听的课不多。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老师所做的假设,他说:“我只愿保住我的头,身体可以换成其它任何材料,这样我将长生不死。”在今天,换头也是可以做到的。我一直在思考这句话。金刚不坏之身真的好吗?肉体和精神是不可分离的,一旦分离就意味着双重死亡。我们的身体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刺激,由此我们才有多种多样的感觉,这帮助我们构建自身的精神世界。在此基础上我们才会去思考“我是谁?”“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没有了身体的敏感度,只剩下无所不能的大脑,人类也就失去神圣性,变成随意拆卸的玩偶罢了。

  人类失去神圣性的第一步,就是与劳动的逐渐分离。这种分离太久了,人们把一切都看成是工具,甚至包括自己。我们听到过这样的新闻,为了买台IPHONE手机,有人去卖肾。很多人认为,在这个世界中,没有金钱买不来的东西。时间也有价格,网吧不是告诉你一小时10元钱吗?发明钟表的人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现代人已经被误导的如此之深,已不知道哪些属于自己,哪些来自他人。不能从劳动中感受到生命的激情是件悲哀的事情,人生剩下的就是出卖。开始是身不由己的出发,后来是甘之如饴的前行,人们降格以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越陷越深,就像卡夫卡笔下的变形虫,竟然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自己。当我们用奢侈品堆满整个空间时,我们也就找不到自己了。

  现代世界正失去个性,当画面定格下来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的想象力枯萎了。我们曾经说,“龙生九子,各不成龙”。但现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们都是一样的颜色,都喜欢美国大片,都在玩王者荣耀,都被一样的欲望撕扯,都在浑浑噩噩中过活。就这样,人类的心跳停止了。我们过不了慢生活,时代的脚步催促我们加速前行,因而我们错过了太多的风景。我们无法关照自我,我们的内在大门封闭了。我们自己变成了无数的自己,他们都在争吵他们才是真正的自己。当我们真的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无法描述我们进行了怎样的生活。我们有令我们刻骨铭心的人和事吗?如果没有,那么我们究竟为谁在活?

  都在说全球化,世界大同,我们又将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很多人是恐惧的,因为就此他们丢掉了曾经坚信不疑的东西。穆斯林们是抗拒全球化的最大人群,他们也被贴上了恐怖主义的标签。就像《权力的游戏》中描述的那样,对于那些不知名的敌人,我们就把他们想象成厉鬼,以及我们想象力能够触发的一切可怕的东西。由此我们构建了想象的共同体,建造属于种群的精神家园。当科技越来越发达时,人们越有那种毁灭的冲动。人类已经缺少敬畏之心了。当我们无所畏惧之时,不是证明我们足够强大,而只能让我们停止思考,那我们离行尸走肉也就不远了。

  鲁迅曾这样定义世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在我看来,现在是自愿做奴隶而习以为常的时代。包括我在内,现在人过不了没有电、没有手机的生活。一旦哪天失去,我们不非常不安,好似中了毒瘾般难受。如此说来,我们都是瘾君子,我们已经失去了自主生活的能力。因而我们是不自信的,我们充满了恐惧。所以各种灵异片就大行其道了。这在世界最发达的美国尤其如此。生物变异、外星人入侵这样的主题充斥荧屏,这反映了我们缺乏安全感,我们没有了宇宙主宰那样的恢弘气度。老子所说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自然世界正离我们远去,我们在惊恐中感受着这个世界,痛并快乐着,但我们真的快乐吗?

  这个世界还是有勇士的。繁华落尽,感受大地苍茫。很难有人不被欲望撕扯,如果能够抗拒诱惑,那就是诱惑还不够。但有信仰的人还是能够书写人生传奇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或许是马斯洛所说的自我实现人的境界吧。人的肉体和精神已经远离许久,需要灵肉合一的努力,去发掘人类更多的潜能。这个世界已经给人们足够多的幻象,需要人们去破除心魔,方能超脱,找寻真实的自我。但这种找寻不是英雄的事业,而是大众的追求。读读《圣经》、读读《古兰经》、读读《金刚经》,现在是个什么样子?难道不是鬼蜮横行,群魔乱舞的时代吗?这个时代需要救赎,需要人内心的宁静。但怎样破除心魔呢?那就得造反有理了,去行一场内心深处的革命。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泽东是现时代的人性大师。“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