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长河红阳:一对连体怪胎——美国的种族主义和枪击

2017-11-21  作者:长河红阳  来源:察网  

一对连体怪胎:美国的种族主义和枪击

  美国的枪击案和美国的种族主义是有历史渊源的。这二者的关系好比吊死鬼和歪脖树,只要有种族主义这棵歪脖树,必然有枪击案这个吊死鬼祸害人。除非美国亡国,种族主义在美国不可能灭绝,那么这棵歪脖树上的这个“吊死鬼”——枪击案必然要作祟害人,枪击案就根本不可能禁绝。而且,随着新技术在枪械上的应用——比如新型瞄准具的使用,新的对生命体的杀伤机理在枪弹上的应用,美国枪击案中罹难者的数字还要更多;当然,如果嫌这个比方粗俗,那么,还有斯文的比喻,种族主义和枪击案的关系就好比盲肠和盲肠炎的关系。盲肠,可以说是人身上相当没用的一个活体组织。它对人体的积极贡献无多,但是,你还不能慢待它,搞不好会犯个盲肠炎弄得你死去活来。美国的种族主义和枪击案的关系正如以上所说。

  美国枪击案的祸根是在“枪械文化”名头下神气活现的百姓持枪合法化。治理枪击案,必须从根除这个痼疾下手。但是,这样的祸根,有美国宪法——宪法第二修正案在保护;也有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军工企业,以及步枪协会这样的组织在坚决维护。在这样的保护与维护下,持枪合法化这个枪击案的祸根根本难以撼动。但是,无论是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还是相关的利益集团也好,它们只是维护、保护一个结果——百姓持枪合法。那么,美国百姓持枪合法化能上升到被宪法制定相关法条予以保护,这其中是什么原因?它又和种族主义有什么渊源?为什么美国会出笼这么一个玩意儿给美国百姓一个玩枪的权力?

  在搜狐和天涯上能看到这样的说辞:美国一个教授说了,能让美国草民推翻暴政。查对许久,这个教授姓甚名谁没结果。想得出也是那伙子“美分”在造谣。

  美国这个国家的雏形,乃是13个英属殖民地通过所谓的的“独立战争”拼凑而来。这13块殖民地,更是由一堆英属殖民定居点杂凑形成。“捡鸡毛凑掸子”用来形容美国的形成并不刻薄。之所以有英国人能从大西洋变得英国岛上来到北美洲定居,原因就是为了这里的土地。在英国混不下去的“破落户”、期盼洗白身份却在英国无法办到的罪犯、囚徒,劣迹昭彰者们来到这片地广人稀之处,找“没主的”地方垦荒求活路。可是,这里的土地是有主人的——北美的印第安人。但是,这些英国人并不承认这个,所以,在北美一旦站住了脚跟,对印第安人就展开掠夺土地的战争。

  1607年,第一批欧洲移民登陆北美洲。这些移民得到了一个印第安人部落的友善帮助。这个部落的首领名叫波瓦坦。在这个印第安人部落的友善帮助下,这些欧洲移民得以在詹姆斯河河口建立詹姆斯敦定居点。并且,这个部落还接济这些欧洲移民粮食——玉米,使这些欧洲人能度过寒冷的冬天。但是,这些欧洲人在度过最初的难关之后,就开始分两路攻掠印第安人村庄,抢劫粮食侵占土地。这样的抢掠侵夺,理所应当的招来印第安人的反击。但是,当时那个部落的酋长波瓦坦宽和有余,刚猛不足,对这些英国人的无休止的攻击尽最大努力保持克制,只对英国移民进行极有限的被动防卫行动,所以,最初英国人的攻击抢掠没遇到有力的抵抗,所以,双方也就没有爆发大的战争。但是,波瓦坦1618年死后,他的弟弟奥培昌堪娄继任部落酋长,用比以前“强硬”的手段于1622年带领族人驱离了詹姆斯敦城外一些强盗的英国人的定居点。但是,这样温和的驱离行动成了这些英国移民不要脸的本钱,这些英国强盗随后进行疯狂的报复与屠杀,印第安人被迫拼死抵抗。这些英国移民屠杀印第安人最有力的武器就是黑火药催发弹丸的火枪,以及,这些移民者内部适龄男性都要扛枪打仗的军事动员体制。旷日持久的战争持续到1644年奥培昌堪娄90高龄被俘杀为止。与此同时,在其他有英国移民的地方也爆发了英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之后纷至沓来的英国移民也越来越多,为了从印第安人手中夺取土地,所有来到北美的英国移民都参与了掠夺印第安人土地的战争。只要有英国移民的地方,就有对印第安人的战争和屠杀。英国人的移民定居点越来越多,英国人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势力也越来越强,它们从印第安人手中夺取的地盘也越来越大,星星点点的移民定居点也逐渐连接成了片,形成了大块的殖民地。这些殖民地的英国移民家家有枪,也成了必然。

  但是这些殖民地,除了纽约是英国动用国家力量从荷兰夺取的之外,其余的殖民地都是由私人和民间团体筹划和出资建立的,英国政府并没有多少政治权力能对这些殖民地进行有效的干预和管制。所以,这些殖民地从17世纪初开始的,绵延上百年的,对印第安人的土地进行掠夺的战争都没有英国政府统辖的正规国家常备军参与。那么,没有英国政府统辖的常备军参与战争,各个殖民地是否组织起了类似于常备军的专门武装部队对印第安人进行掠夺、屠杀战争?这个,是不可能的。詹姆斯·M·莫里斯《美国军队及其战争》里说得明白

  【殖民地移民极力主张依靠预备役军人便可保证得到必要的保护。预备役军人身为兼职士兵,可以通过定期训练学习基本的军事技术,在必要时间响应号召,保卫家园。因此,个殖民地都从当地体格健壮的男子中选拔、组建民兵部队,以摆脱与常备军联系在一起的现实和潜在的暴政。】

  所以,参与对印第安人战争者,都是英国移民们的定居点/殖民地内的家家有枪的垦荒者自己组织起来的武装。这些来北美的垦荒者,既是垦荒劳动者,也是掠夺土地的侵略者,亦民亦盗。而且,为了给自己对印第安人的掠夺和屠杀找到心安理得、甚至于堂皇的借口,它们急需“思想武器”。但是,这些垦荒者的绝大部分,在英国都是没受过教育的“非主流”,论文化之低下与中世纪欧洲的那些目不识丁的骑士们有一比,所以,在这些文化层级极其低下的人形成的文化沙漠中实在编造不出什么上层级的杀人借口。所以在只能从早已入侵美洲的西班牙人那里趸来思想资源作为自己侵略印第安人的“思想武器”。西班牙人对印第安人的“看法”,如托马斯·戈塞特在《美国思想史》里转述:

  【在西班牙,一场关于新世界的印第安人是真正的人类、是野兽,亦或是人兽之间的生物的议论持续了整个16世纪。】

  英国移民从西班牙人那里趸来的思想资源就是这路垃圾,那么用这路垃圾给它们屠杀印第安人做“思想武器”,只能发展出颇具这些英国移民特色的“思想武器”——日后美式的种族主义。于是对印第安人各式各样的污蔑与抹黑言论和观点纷纷出笼,成了美国种族主义的最初的原版,美国史学家弗朗西斯·保罗·普鲁查感叹那样的美国种族主义

  【‘边疆史’和‘印第安-白人关系是’往往狭隘地集中地些欧洲人的倾向和愿望,把美洲土著人当成纯粹自然的一部分,如像看待森林、野兽一样,视之为‘进步’或‘文明’的阻碍】

  一句话,印第安人不是人,等同于野兽!那么,对付印第安人也就只能用手里的枪了。在这里,美国的立国精神——种族主义与枪械就构成了美国“前美国”时代的两根最要紧的支柱。二者发生关系密不可分了。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也就成了那些亦民亦盗的英国移民的“天赋责任”了。所以,美国主流的历史,对这些强盗以“民兵”的美称。这样的,印第安人与英国移民——殖民者之间的战争,一直持续到美国的“独立战争”时候,都是由脑袋里被种族主义灌输后持枪屠杀印第安人的“百姓”组成的“民兵”担纲。美国历史上所谓的“大陆军”就是一支这样的“民兵”。固然在对付印第安人时候所向披靡,但是遇到训练有素的英国正规军,战斗力就“渣”得很,全靠西班牙和法国人对英国的鏖战拖垮了英国,才有美国的独立。

  从英国人移民北美到美国“独立”这段历史看,被种族主义武装头脑后再持枪对印第安人进行屠杀侵略乃是美国立国的必然之路,乃是美国立国的“光荣传统”/“光荣历史”。而这个“光荣传统”/“光荣历史”中,思想上的种族主义和物质上的枪械缺一不可。种族主义固然是人人脑袋里都有,枪械的持有也是人人都有。这是一段“前美国”历史,这乃是美国出台法律主张美国百姓持枪合法性的历史根据。然而,这个“前美国”史,也是对印第安人酷烈屠杀的历史,也是美国针对印第安人的种族主义甚嚣尘上不断强化、固化的历史。可以这么讲,当时美国百姓持枪的“光荣传统”,乃是与美国种族主义相伴相生的,是一对畸形的连体怪胎,而且还是一个百年“传统”。

  在美国立国之后,成立了联邦政府,也有了常备军,“民兵”就失去作用了?远不是!美国立国时候的规模不过是东部那13个州,随后进行的“西进”——西部土地开发才有美国现在大致的领土轮廓。而美国的“西进”运动又是一场对那里印第安人土地的大掠夺,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这样的掠夺和屠杀,惨烈程度更比英裔移民之前在东部进行的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更凶残。在这个屠杀过程里,因为有联邦政府的动员与组织,美国的“民兵”与正规军配合行动的规模都比早先的百人规模要大,如“黑鹰战争”期间,民兵动用的规模都达到了千人规模。在“前美国”时代英裔移民——殖民者脑袋里形成的对印第安人的种族主义观念,在对西部印第安人的战争中,又被美国的两个“国爹”——华盛顿和杰佛逊进一步的灌输与强化了,并用于指导战争,使美国的联邦军队的军人和“民兵”们对印第安人恨得要命,下得去手,用剥人皮等等残忍虐杀印第安人的手段威吓印第安人放弃抵抗。与之同时,“民兵”在于联邦军队共同屠杀印第安人的战争中,进一步的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也进一步证明了百姓持枪的诸多“好处”,所以,尽管有了统一的联邦政府,有了联邦政府统辖的联邦军队,百姓持枪非但没有像在欧洲那样被认为是没必要而被禁止,反而借着对印第安人的战争中,“民兵”的“战功”更加有了张扬的本钱。那个时候,美国白种人百姓持枪也造成了一个持续了200多年的传统。最后美国在1891年出笼“宪法第二修正案”,为美国白人平民持枪大开禁门,并以根本大法的形式对这个权利加以保护。

  站在现在看,出台那个“修正案”的时候,对印第安人的战争已近尾声。但是,那时候的美国还没有人预料到已经接近战争的结束,对印第安人的战争还是“现在进行时”,所以出笼那样一个法条就是“现实需求”,对持枪合法化加以保护,就是美国高层对掠夺印第安人战争的支持,或者说这还是一种战争动员令。美国人对印第安人的战争的最终结束的认识,也绝不是在最后一场大规模战争刚刚结束后就有的,是在若干年之后印第安人彻底雌伏被美国白人认可之后才有的认识,所以,那个“宪法第二修正案”仍在战争结束若干年后有存在的“历史合法性”土壤。再后来,军工集团成为美国GDP的主要创造者以后,就有足够的政治、社会影响力和步枪协会等利益集团接过“接力棒”,在印第安人无力反抗之后,白人没必要天天如临大敌的年月里,仍然继续维护这个法条要保护的对象——百姓持枪合法化。这是后来的事情了。

  看得到的印第安人与白人之间的战争固然在20世纪出终结了,但是,世界各地不同肤色、族裔的移民纷纷进入美国。这些人的绝大部分在美国格外的规矩老实,任劳任怨。不过就是这样也让“土著美国人”看不顺眼——抢了饭碗,挣美国的钱,怎么看还要比维护自己原本利益的印第安人还可恶……怎么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这些外国移民“抢夺”,种族主义就有了新的内容。西奥多·罗斯福的“排华法案”算是“新形势下的新对策”,但是,这是高层政客杀人不见血的玩意儿;对于人数众多,杀惯了印第安人的,文化层级低下的美国粗坯们来讲,像对待印第安人一样,一言不合用枪说话,直接把“外来户”从肉体上消灭来的更干脆。所以,拥枪合法化也就有了数量广大的种族主义者拥趸。起码二战之后大多数的种族骚乱都和枪支的滥用/形形色色的枪击案有关系,这不能不说是美国种族主义者在向百年前屠杀印第安人的白人前辈致意、礼敬!也是对早先国家支持的可以随意杀人这个“传统”的怀念。这样的怀念,不仅在持枪合法上依附着,还在文学作品,影视剧里充斥着。所谓的美国西部片,这样的内容多得很!枪支、酒吧、牛仔好汉、风尘女人、骏马、以及枪下做鬼的印第安人,就都是一种“教化”,一种“不言之教”!所以就算是印第安人彻底雌伏后,美国也始终存在着一大群种族主义信徒持枪荷弹,一直想着象它们的白人前辈一样,用屠杀印第安人的法子屠杀有色人种,随时准备和有色人种进行战争呢!这些人就是一伙子屠夫!屠夫中有精明者混迹于警察中,遇到可乘之机用法律的名义公开杀人,事后无罪,闹出大乱子——种族骚乱,政府擦屁股。脑筋不太灵光的,一样胡乱杀人,但是事后重罪轻判。

  有这么一群存心杀人的祸害,逼得心地良善之辈也人人自危人手一枪,那个美国乱得乌烟瘴气越来越乱。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