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罗胖骗你了吗?——关于知识付费的一些争议

2017-10-30  作者:吴法天  来源:网摘  

   前几天,某报编辑给我打电话,问我对一篇刷屏文章的看法。《罗振宇的骗局》,我是看到过的,说的主题意思是大部分的知识付费都是大忽悠。随后,对这个话题又展开了一场掐架,赞同者认为,一切速成都是耍流氓。这个时代,很多人患上了知识焦虑症,又不知道怎么选择,于是就有了可规模复制化的未经思考的所谓“知识”,但这些知识未必有用,提升自己需要深度思考。反对者认为,写《罗振宇的骗局》的作者才是骗子,这是一篇几个月前的旧文,原题是《罗振宇永远不会告诉你的秘密》,质疑的是知识付费,但逻辑不对,罗的粉丝还进行了逐条反驳,结论是就算是知识的搬运工、二道贩子,也是有价值的。

  我觉得《罗振宇的骗局》写得不全错,而罗振宇的粉丝也不全对。如果只是限于罗振宇个人,讨论没多大意义,因为罗振宇的商业模式成功,并不代表知识付费有意义,而罗振宇即使是骗子,也无法推翻知识付费存在的价值。问题在于,知识付费是否如作者所说的“可规模复制化”的知识,是否属于“未经思考”的内容,是否对读者有用?到底是谁在贩卖焦虑?

  在没有互联网之前,人们获取知识的方式,基本上都是通过阅读。为什么说基本上?因为知识可以直接获取也可以间接获取,你知道从楼上跳下来会摔死,不见得要自己去检验或尝试一下,知识积累通常是在前人经验的基础上,人类通过一代代的更迭,实现知识不断更新。“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并不适用于任何场合,只是针对一些实践性的学问。不善于间接获取知识,就无法节约获取知识的成本。是的,学习是有成本的。上学,要付学费,要买书本,上兴趣班,更得支付额外的乃至昂贵的学费。就算是自学,难道就不需要成本吗?知识付费只是把这种成本更具象了,让你直接感受到知识的市场化。

  大多数知识是“可规模复制化”的,这本身没有什么错。我们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课本不是千篇一律的吗?你读的《小马过河》跟他的《小马过河》一模一样。成千上万的学生,都是接受这种可规模复制化的知识成长起来的。就算是私立学校或贵族学校,同一个学校或同一个班级,教的东西还是一样的,不可规模复制化的,是私人定制,那样教育的成本会无限放大,你承受不起。只有可规模复制化,才能保证知识普及的低成本和大范围,而且经过无数人检验,也更为准确。如果知识付费的“答主”针对每一个用户进行一对一的辅导,成本也会很感人,就像律师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一样,最高可以收到每小时一万五。

  是否经过“思考”,不可一概而论。其实,知识和能力的培养,不是截然区分的。老师在课上讲的,大多数是知识点,但知识点能否经过思考后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则因人而异。比如,我在课堂上讲“犯罪现场勘查”,或许是一些刑侦常识,或许是某个案例的剖析,涉及到物证、法医、自然科学以及证据法的知识,如果学生像听故事一样,不加思考,就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最多考试时强化记忆一下,然后该还给老师的还是还给老师。如果有的学生在听讲时积极思考,而且参与互动,并尝试在实践中运用相关的专业知识,就会具备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样的知识,因不同的学习方法而具有不同的效果。

  说到是否“有用”的问题,是关键所在。《罗振宇的骗局》作者认为,“学了一大堆新名词、新概念、新思维,看似什么都知道,其实一点卵用也没有”。有用和没用的判断,不能如此简单粗暴。很多基础知识,未必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实际效用,如果以功利的角度判断,大多数是无用的。你小时候学的函数对你现在的工作有用吗?你曾经热衷和研究过的那些化学公式对你有用吗?很多专业知识,生活中未必用到,但不代表它没有价值。古人研究天文,被认为是贵族的奢侈活动,整天埋头干活的人会鄙夷地说,那些东西有卵用?那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卵用?陈景润去做哥德巴赫猜想有卵用?

  前段时间,我在家里接待了一位九零后的学者。之所以称其为学者,是因为我认为他掌握了社会科学的基本研究方法,并一直在进行系统的研究。他对伊斯兰文化很感兴趣,为此阅读了大量的经典文献,拜访了很多这方面的学者,走遍了世界上很多伊斯兰国家,并已经为此写了大量的文章,正准备出书。可他同时又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经营家族企业,学术研究只是他的兴趣爱好。他研究的东西跟他的日常生活毫无关联,他的父母也都认为毫无用处,但他却乐此不疲。我认为这种思考和研究是有意义的,不仅对于他自己,而且是对于整个社会,这其实是知识给予我们的最大魅力。

  因此,在判断是否有用的问题上,可能不应采取极其现实和功利的方法。有些知识,直观上并不见得有用,对于你升职加薪没有任何功效。你从事的工作也许是琐碎而具体,需要的是技能培训,而知识付费的内容可能阳春白雪,但纯粹的精神需求,也是一种功效。你利用业余时间在喜马拉雅听完了一部二十四史,或者在上下班乘车时间学习了西方美学概论,这些当然不会产生让老板给你中餐加个鸡腿的能量,但学习本身可以那么功利吗?学习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信仰,知识付费本身不一定给你独到的知识,但可以督促你养成学习的习惯。比如,参加司法考试,你可以像我这样完全靠自学,什么班都不报,也可以花钱去报一个辅导班,让司法考试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促进你的学习。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学习习惯。疲于上班的人,很多已经没有学习习惯了,不是吗?

  当然,我认为知识付费有用,并不代表我完全赞同罗振宇的商业模式。在我看来,罗振宇的成功之处不在于他有多少独到的见解,至少我本人是不赞同他的大部分观点的。但作为一个商人,一个熟悉媒体和互联网传播行业的商人,他的确把知识付费的商业化做得很成功。在他的传播中,融入了很多营销手法,把一些原本平淡无奇的内容包装得很豪华,很吸引人,甚至通过制造知识焦虑的方法让你去交智商税。他把成功学和类似传销手法运用得炉火纯青,使得他的粉丝看起来像是某个邪教组织的成员,所以褒贬不一、毁誉参半也是正常的。在这个时代,碎片化的、快餐式的知识分享,符合互联网上急功近利、浮躁的氛围,罗振宇的商业模式完全抓住了客户心理,不赚钱都难。系统化的、更深入的学习,应该是在高校,在课堂上,但大多数人都不具备重返学校的机会和成本,因此,用知识付费的方式给自己充电,哪怕是心灵鸡汤,也好过不学习。

  只是,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知识付费的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有些人收费,传播的不一定是你需要的知识,还有可能是毒药——因为没有了严格的审核和过滤,互联网上一定存在伪知识分子传播的内容。你的付出,只是成就了他们的财富之梦,而不会成就你的成功之梦。有些人善于把常识包装成鸡汤进行兜售,而且让你觉得自己学到了成功人士的秘笈,被洗脑而浑然不觉。当然,也有些人不乏真知灼见,但他不一定收费或者只需要你支付很低的成本。你付出的金钱并不一定跟你得到的成正比,这需要鉴别。而鉴别本身需要能力,很多人的焦虑,来自选择的困惑。​​​​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