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西报:“哈维”飓风袭击美国 特朗普刮仇恨移民“风暴”

2017-09-18  作者: 阿米·古德曼 德尼·莫尼汉 魏文编译  来源:环球视野  

MAIN201702010952000491372325283.JPG

好像“哈维”飓风在美国的德克萨斯没有引起足够的恐惧,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刚在全国的移民团体中刮起一场恐惧的“风暴”。

上星期二,美国总检察长杰夫·赛辛斯宣布,特朗普将取消“对童年时到达者区别行动(DACA)”的计划,该计划为近80万青年移民提供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许可。2012年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实施了这项计划,此前没有证件的移民青年进行的近十年的抗议,他们要求美国国会通过有名的“梦想法案(DREAM Act)”,这项法案对童年时到达美国的很多移民青年提供长期的法律地位。奥巴马认为,特朗普对“梦想计划”的攻击是“自我破坏”和“残暴的”。

波士顿市长马蒂·沃尔什向白宫宣布:“我可以诚实地向白宫说下面的事:在波士顿我们不希望你们在这里。在波士顿我们不要你们的任何东西。不以为你们正在完美地安排事情。我认为美国总统和总检察长正在向这么多廉正的青年发表的口信是令人遗憾的”。休斯顿收容了8.5万名DACA的受益者,他们也被称为“梦想者”。在全国范围内95%的“梦想者”在工作或学习。特朗普的命令意味着DACA的受益者们—特朗普称“热爱”他们—从明年3月份开始可能被遣返。这在整个拉美裔社区引起了巨大的振荡。因为拉美人明白休斯顿几乎一半的居民是拉美人,在飓风留下的破坏之后,谁提供劳动、技能和资金来重建美国第四大城市?在“哈维”飓风之后,DACA的受益者塞萨尔·埃斯皮诺萨变成一个英雄。他是一个没有赢利目的总部设在休斯顿的组织FIEL的行政负责人,在飓风期间他挨门挨户地鼓励拉美裔居民,他们在离开自己被水淹的家寻求援助的时候,既害怕风暴,也害怕移民警察。埃斯皮诺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刚遭受在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特朗普在这个时候决定采取(遣返)措施。为什么?”

25年前埃斯皮诺萨和他的父母一起来到美国,当时他只有六岁。他说:“每当特朗普总统经历一次失败时,他再次回到移民问题,以便分散人们的注意力,获得更多对他有利的支持。这样,我们要求他别再玩游戏了,特别是对那些‘梦想者’的社区,也针对一般的移民的社区。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玩具。我们是人,我们有人权,我们值得与我们的家庭一起住在这里。”

上周末我们去休斯顿,想就近看看哈维飓风的影响。我们很快就清楚了,我们正在看到的是两起平行的灾难的后果:气候变化和种族主义的后果。在贝城埃克森美孚炼油厂(美国第二个最大的炼油厂)对面的人行道上,我们和埃马努埃尔教堂的牧师卡洛斯·卡万交谈,他说:“这是一个收入确实低的人们的社区。洪水到了汽车的尾灯处。”牧师卡万指导洪水后住在他的教堂里的幸存者们完成收容和分发水和衣服的任务。他向我们展示了炼油厂将化学产品排到河里的照片。河水淹没了街道和居民的住房。我们还问他在飓风期间炼油厂的烟囱是否继续燃烧化学物质,这些火焰也是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卡万牧师说,“我们知道苯是一种致癌物质。苯是汽油和柴油的添加剂。是炼油厂的一种副产品。是可能想象的最坏的东西之一”。由于环境保护局提供的赦免,炼油厂的烟囱继续烧化学产品。现在暂时关闭。在整个德克萨斯州是解除调控最多的州之一,贫穷的社区生活在石油化学工业有毒的阴影之下。

卡万牧师指出,许多拉美裔居民留在自己的家里,尽管有洪水和毒菌:“他们害怕离开家去寻求帮助。某些人认为移民局的特工会抓他们”。这种恐惧是有理由的:已经设想在德克萨斯从9月1日起成为正式禁止“避难的城市”,并威胁对警察局的负责人和市政当局进行刑事惩罚和罚款,如果他们不想与移民服务和海关控制当局合作的话。在“哈维”飓风造成的混乱两天以前新的法律生效,但是一名联邦法官临时封锁了这项法律。

卡万牧师说,他的社区没有受到控制紧急情况的联邦机构和红十字会的访问。感觉是被遗忘了。

回到休斯顿,我们采访了德克萨斯南方大学的教授罗伯特·布拉德,他在不得不疏散之后刚回到自己家里。在历史上这所大学是黑人的大学,是由争取环境正义运动创办的。布拉德解释说,“我们看到脆弱的肤色和什么样的社区是遭受灾害和洪水风险更大的社区,像这些社区一样,在历史上它们是低收入和有色种人的社区。这些社区生活在低洼的地区,洪水泛滥的可能性更大,很难得到保险:不仅是因为洪灾的保险,而且任何普通的保险也难得到,这些地区被确定为危险地区。因此,‘哈维’飓风造成的事实是表明,在这次风暴之前已经存在这种不平等”。

这位教授指出,不论是特朗普总统还是德克萨斯州长格雷格·阿伯特都不相信气候的科学,他开玩笑说:“我们是在一个叫做德克萨斯的否定的州。”面对全国都反对废除DACA法案,特朗普说,可以在六个月内“重新考虑这个问题”。许多人担心他企图迫使国会将支付边界隔离墙的费用与8万多个“梦想者”的前途联系在一起。

使特朗普后退的唯一办法是用一种强大的民众压力来对付他。具有长期经历的民权积极分子多洛雷斯·乌埃尔塔对记者说,“我们必须要建立的墙是抵抗的大墙”。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9月11日西班牙《起义报》原载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