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西报:从布什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17年在阿富汗执行同样的侵略政策

2017-09-18  作者:马丁·帕斯托尔 魏文编译  来源:环球视野  

 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靠“美国第一”这个孤立主义的承诺吸引了美国人的选票,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获得意外的胜利,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建议的轴心之一是将他的前任们在外国比如阿富汗“建设国家”的新保守派的政策抛到后面,单纯地聚焦在美国国内。在现实中美国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殖民的利益分量更重,在阿富汗情况继续一个样。

8月21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将继续在阿富汗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军事占领(从2001年美国侵略阿富汗以来已经16年)。他对这个亚洲国家提出的新计划意味着一项新的加强的军事战略:派遣更多的军队,取消可能撤退的期限,一种对巴基斯坦更严厉的立场。美国总统清楚地表明,这一次将不会“建设一个国家”,将“杀死恐怖分子”。

美国立场的变化令人吃惊,特别是在分析特朗普就任总统以前的立场时。在2012年到2013年期间,特朗普在他的一些推特文章中批评奥巴马对阿富汗的政策,认定美国军队出现在阿富汗是“一种资金的支出”,要求“立即撤军”。

但是正如特朗普所说的,人在白宫现实就不同了。竞选运动的承诺已经被真实的帝国利益取代。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总统正在实施他的前任们(布什和奥巴马)同样的“公式”,他特别强调的是充满好莱坞式的虚伪的民族主义定义的民粹主义的说辞。但是归根到底他继续前任总统们同样的侵略政策,没有任何改变。

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侵略始于2001年布什政府统治的时期,当时名为“持久自由行动”,英国的军队实施“赫里克行动”。尽管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后来的战争表明美国的这几届政府都不准备接受一次失败,尽管它们曾经有几次机会承认这一点。

 在2003年至2008年塔利班重新聚集以后,布什政府时期的美军联合参谋长迈克·马伦海军上将2009年承认,他对美军“是否正在获胜没有把握”。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局面是相似的。克里斯托夫·科伦达曾经作为国防部关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最高级的顾问工作过(2009--2014),他认为美国“对于这个问题正冒兜圈子的危险”。

新保守派自己和鼓吹战争的理论家们都承认这一点。兰德公司(美国武装力量的智库)的分析人士劳雷尔·米勒领导着有关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特别代表办事处,他认为一次“军事的胜利在一个近期的框架内不是值得称赞的”。甚至特朗普也接受了,批评他的将军们,因为他认为他们正在阿富汗“输掉战争”。

美国在这场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冲突中已经投入大约8410亿美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根据国际医生的报告,从2001年到2011年大约有9.4万个平民死亡,估计总的死亡人数达到22万人;这场侵略可以确定为一次失败。于是,为什么美国拒绝撤走呢?回答就在于华盛顿的利益。

自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太平洋战线的胜利以来,美国再也没有赢得一场军事冲突--第一次海湾战争没有被认为是一次胜利,因为萨达姆·侯赛因在伊拉克继续掌权。这不是偶然的,因为对于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来说,一个长期的没有计划好目的的战争代表着更多的利润。

2016年在负责重建阿富汗总视察员办公室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从2001年到2014年为“阿富汗的重建”总共投入1130亿美元。从前景来说,根据相应的通货膨胀的调整,这意味着它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用于重建整个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资金还多出100亿美元。

引人关注的是这些资金的使用情况。钱被交给了在安全、治理、人道主义行动、平民行动和反对贩毒领域的私人承包商。重要的是强调尽管仅在2016年大约花费了75亿美元用于阻止鸦片生产的行动,结果当年阿富汗鸦片的种植面积达到历史上第二个高产的年份(20.1万公顷,2014年达到22.4万公顷)。

与此同时,美国的军事工业受益。在侵略阿富汗开始的时候,布什在头两年派去1万名美国士兵,(2001--2002),到2008年中在阿富汗的美军人数增加到4.8万人。奥巴马总统继续同样的路线,大约增派了2万名美国军人到阿富汗,在他执政期间在阿富汗的美军人数达到一个历史的水平:2009年12月有10万名美国士兵驻在阿富汗。2016年特朗普接手时在阿富汗驻有8400名美国士兵,在当年8月他讲话以后,又增派了3900名士兵到阿富汗。

但是只是这些数字没有描绘出阿富汗的现实,还必须加上私人的军事承包商。这些承包商可以确切地定义为有报酬的雇佣军,他们从两大军事安全公司(黑石集团和德阳集团)领取薪水。根据关于国务院在伊拉克和阿富汗2007至2017年承包商和军队的报告,雇佣军的人数平均是军队同样的人数。

在阿富汗的战争是一项完整的交易。于是,如果金钱的机器在运转,为什么要停止它呢?用获得的装备破坏阿富汗的基础设施,然后进行“重建”。依靠在地面上的士兵和雇佣军保持对居民的控制,制造更多的紧张。但是这也不是美国不选择离开阿富汗的唯一理由,美军留在那里有另外“地下的”理由。

根据五角大楼的军官和美国地质学家一个专业小组的报告,阿富汗的矿业财富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有世界上最受渴望的金属:铜、铁、钴、黄金和锂—现在对技术工业这是关键的原料。这些矿藏是如此重要,根据《赫芬顿邮报》报道,五角大楼的一份备忘录认为阿富汗是“锂的沙特阿拉伯”。

2006年在布什政府时期对阿富汗可能存在的矿业地区做了一次空中测绘。奥巴马总统时期继续这项计划,目的是建立一个矿业工业,但是没有更多的结果。但是对变成总统的一个商人(特朗普)来说,这项工作将会去完成。2017年7月特朗普的顾问们与美国元素公司的老板聚会,该公司专门从事地下稀有矿产的开发,这次会晤的目的是分析阿富汗地下一项私人矿业计划的现实。

同时,美国亿万富翁斯蒂芬·范伯格继续为特朗普提供有关阿富汗的咨询,目的是开始他自己的矿业活动。范伯格同时是德阳集团的老板,该集团是世界是最大的军事承包商之一,范伯格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为美国国防部工作。

但是时钟已经开始走动,因为中国从2007年起与阿富汗政府会谈,以便达成一项在喀布尔南部价值30亿美元的铜矿合同。面对亚洲巨人,特朗普不准备输,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在阿富汗的逻辑是:“古老的一句话:战利品归胜者”。对美国来说,离开阿富汗意味着挖一个坑,中国或俄罗斯已经准备填满它。

另外,美国任何一届政府不愿意承认失败的理由纯粹是政治上的。在越南的战争是冲突的一个例子,从一届美国政府到另一届政府,没有任何人愿意成为“输掉”战争的总统,然后撤退。这种类似的情况发生在阿富汗,尽管公开地是一次失败,但承认它和撤退是任何领导人在他的记录中都是不愿意的事情。

为了完成这个方程式,存在阿富汗某些集团的利益,它们将美国的撤离看成是自己福利的结束。这是由于美国政府在入侵之后的“秩序”思维,接受支付阿富汗军事人员、警察和政府某些职务人员的工资。2016年美国为支付这些人的工资付出了大约7.1亿美元,2017年估计为6.15亿美元。

这种情况造成的问题之一阿富汗军人和警察部门腐败的机制化。2016年4月30日“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的另一份报告称,美国的军官们接受“不论是美国还是它的阿富汗盟友都不知道阿富汗有多少士兵和警察,有多少人是可以调动的,或者说不知道他们的行动能力”。这些由美国提供薪水的阿富汗人每个月平均领取150美元的工资。美国人撤走意味着他们每个月的这笔收入就泡汤了。

此外,在2016年由阿富汗西南部赫尔曼德省政治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确认,被列入名册的阿富汗军队大约40%并不存在。这些“幽灵”士兵领取的工资结果落入武装部队中级或高级指挥官的口袋,或是落入阿富汗警官的口袋。因为冲突加剧和充斥新兵的军队工资的不平等,塔利班的士兵每个月的工资大约300美元,几乎是阿富汗武装部队军人工资的两倍。

所有这些因素使阿富汗的形势继续恶化。2017年联合国在阿富汗的援助代表团指出,从1月到6月阿富汗平民死亡的数字(1662)是最近8年来第二个死亡人数最多的时期,2014年同期死亡1686人。

根据“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2017年5月的一份报告,塔利班控制着阿富汗407个县中的11%,政府控制着60%,其余的县双方继续争夺。数字表明美国和和盟国政府在阿富汗完全失败了,因为2015年11月塔利班只控制着阿富汗7%的县,政府控制着72%的县。

结论是很清楚的:更多的军队,更多残暴的力量从来没有起作用,这一次也将不会起作用。唯一的结果是使一个经历了40多年战争的国家更不稳定。此外,确实从中受益的是私人承包商的口袋,是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利益和新保守派的议程。

一项可能的解决办法,如同特朗普本人和美国在阿富汗的部队司令约翰·尼科尔森将军已经提到的那样,是与塔利班的领导达成一项政治协议。8月24日在喀布尔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尼科尔森说,“放下武器,适应阿富汗的社会”。为此,现在的美国政府期待得到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支持,在地区的地缘政治中它们是强有力的角色。

这项外交的建议被列入特朗普新的战略,也就是说通过更多的暴力达成协议。阿富汗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在他执政的时候是华盛顿狂热的盟友,现在批评华盛顿。他表示这是一种方式,一种“屠杀,屠杀,再屠杀”的文告。他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一样,一致认为这项战略是“一个没有出路的调整焦距”。

最后,塔利班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立场。它在8月15日写给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中解释说,在“外国的侵略部队”离开阿富汗之前,将不会有和平;这就抵消了美国这个时候的任何建议。看来,靠美国的新政府将不会有任何改变,在后面留下的是“美国第一”,现在阿富汗再次成为华盛顿的优先事项。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9月11日西班牙《起义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