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攻其不备:红军趁敌抽大烟时架桥强渡乌江

2017-09-14  作者:王太行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2015年6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州,首站遵义,一下飞机,习近平就直奔红军山烈士陵园,向红军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纪念碑四周的浮雕展现了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场景。在“突破乌江天险”浮雕前,总书记驻足感叹:“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

时间回到1935年1月1日,中央在猴场召开会议。情报局局长曾希圣介绍敌情:我们周围有20多万敌人,湘军何键5个师挡在我们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路上,防止我们与贺龙、肖克会合。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4个师和贵州军阀两个师堵在我们去往贵州的路上,云南军阀孙渡5个旅正赶往乌江,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4个师已经和我们的红5军团接上了火。广西军阀白崇禧两个师已经追到猾山地区。

贵州军阀侯之担任命教导师副师长、军阀侯汉佑担任防守乌江的“前敌总指挥”。侯汉佑下令,把沿江100公里内的所有船只全部烧毁。

乌江上有孙家渡、楠木渡、桃子台、茶山关、回龙场、江界河、袁家渡、岩门等8个渡口。侯汉佑命令8个团防守乌江这8个渡口。重点防守孙家渡、江界河、回龙场。

每个渡口布有4门山炮,8门迫击炮,18挺重机枪,54挺轻机枪,孙家渡渡口有一个机炮营,有4门75毫米克虏伯野炮,24门迫击炮。

当时,红军已被围困在长50多公里,宽30公里的狭小地带,必须强渡乌江。渡不过乌江,红军极有可能全军覆没。

乌江宽250米,流速2.1米,架浮桥的应力范围在2米以下。古有“天险”之称。又有敌重兵把守,真乃插翅难飞。但大家心里更明白:4万红军渡过乌江就是生,渡不过去就是死。在乌江架桥这副担子太重了。

刘伯承命令第13团黄珍团长强渡孙家渡渡口;第4团团长王开湘强渡江界河渡口;第1团团长杨得志强渡回龙场渡口。攻击部队1月1日完成占领乌江渡口任务;2号开始强渡乌江;3号完成渡江任务。工兵营营长王耀南负责在乌江架设3座浮桥,3号18点前完成任务。

王耀南没有去过乌江,对乌江一无所知,更困难的是王耀南接受的任务是两天半要跑100多里山路到乌江,在敌人炮火下架设能抵御炮火的浮桥,更为困难的是连架设浮桥的材料都没有。

1934年12月31日22时,张云逸命令王耀南带一部分工兵随彭德怀到孙家渡渡口架设浮桥。

到了乌江岸边孙家渡渡口,王耀南看到侯汉佑写在乌江石壁嘲笑红军的标语:“一团茅草乱蓬蓬,蓦地烧天蓦地空”。侯汉佑根本不相信红军可以渡过乌江。

在乌江岸边的工棚里,王耀南找到袍哥刘舵把子。王耀南用7万块银元向刘舵把子买了竹子、钢丝等材料,请袍哥兄弟帮助砍伐竹子,扎成竹筏。

1935年1月2日,天刚亮。彭德怀的第13团先头部队开始乘竹筏强渡乌江,打算控制对岸,设法架桥,但是敌军火力太猛,水流太急,强渡3次都没有成功。双方打了整整一天。

乌江流速超过每秒2米,就算是乘竹筏渡到对岸,流速这么快,也没法架桥。在离孙家渡上游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处350多米宽的河面,流速每秒1.8米,流速较缓。王耀南准备在这里架设浮桥。请示彭德怀同意后,王耀南指挥工兵官兵在乌江水面上把竹排连接成一条长龙,长龙的两头固定在岩石上。

3日上午11点,红军到了吃午饭的时刻,对岸敌兵聚在一起开始抽大烟。突然,彭德怀下令:马上架桥!王耀南立即发布旗语命令架桥。工兵连长何力斌一斧子砍断了上游拴浮桥的缆绳。

轰!敌人的炮弹,一个接一个,在浮桥周围爆炸,压得红军官兵抬不起头。突然,大炮哑了。原来,红军炮兵营长武亭指挥炮兵营火力支援,一阵排炮,把敌人的炮打哑了。

一座浮桥的一头,从乌江的上游慢慢地向对岸漂去,站在高处往下看,每一个筏子的上面都站着两个抛锚手,用长竹竿拉住抛锚,筏子的下游处则站着两名撑竿手,用两根竹竿撑住筏子,让筏子固定在江中,筏子与筏子之间用螺纹钢钯钉连接固定,承受着江水巨大的冲击力。这种筏子一个连一个一共有300多个,组成了一条巨大的蜈蚣状浮桥。

一条硕大无比的“蜈蚣”爬在江面上,慢慢地向对岸“游”去,两边的枪炮声都停了下来,双方的士兵都默默地看着“蜈蚣”游动,王耀南用旗语指挥竹筏依次下锚,浮桥刚到乌江对岸,工兵营2连长赖如波立即把浮桥固定在乌江对岸的大石头上,10分钟左右,桥就架好了。

桥刚架好,彭德怀第一个跳了上去,准备抢先冲过乌江。黄珍紧跟其后,为保护彭德怀,他一把把彭德怀推进水里,率领3千子弟兵迎着随时射来的子弹向对岸冲去。两个战士把彭德怀扶上岸。彭德怀赶快脱了衣服和士兵们一起在火堆边烤火取暖。

袍哥刘舵把子见多识广,他长年周旋于兵痞流氓、军阀土匪之间,看见彭德怀赤身裸体,与落水的士兵一起亲密无间,打打闹闹。便问:在浮桥上跑在最前面的瘦高个子是什么人?王耀南说:是个团长,叫黄珍。刘舵把子又问:团长管多少人?王耀南说:1000多人吧。刘舵把子问:那个跟团长抢着上浮桥的黑脸张飞是谁?王耀南说:他是彭德怀军团长。刘舵把子问:彭军团长是多大的官。王耀南答:彭军团长管1万人。刘舵把子挠挠头,喊了一声:天下是你们的!真的要变天了。

贵州军阀侯汉佑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1月3日中午,红军又在孙家渡强渡猛攻,守兵伤亡甚重,防御工事多被摧毁,机炮营营长赵宪群被打死,军心开始动摇,离孙家渡约半华里的上游处,红军架有浮桥一座,形状类似蜈蚣(这座浮桥甚为巧妙,以若干木排连接而成,接头处用抓钉、绳索绑住,预测稍长于河面,南岸紧绑着一头,另一头由上游放松拉绳,即随水流渐渐斜漂靠着北岸,便成了浮桥),南岸红军两三千人正猛烈攻击,分用木排强渡和通过浮桥冲锋前进。”

彭德怀的红3军团占领孙家渡渡口后,马上向其它渡口前进,很快占领了全部渡口。国民党守江的8个团长都当了俘虏。王耀南随后在楠木渡口、江界河渡口,依次架好浮桥。主力红军顺利突破天险、渡过乌江。随后,红军乘胜追击,占领遵义,保证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中国的历史,由此展开新的篇章。

注:王耀南,安源人,1927年率安源工人参加秋收起义,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中央红军长征时,担任渡河总指挥。抗战时曾带领部队使日寇3列满员军列倾覆,围困敌72辆坦克。抗美援朝期间指挥开展坑道战。新中国成立后,任工程兵副司令员等职。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