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网络空间已成颜色革命的前期战场

2017-11-21  作者:罗援  来源:网摘  

   

4f74b29662a6552b6cf36904b0ec6ffb.jpg

 

  经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批准、由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主办的“2016中国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于6月19日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香山颐和宾馆召开,网络空间既是生存新领域,也是思想新家园。我们塑造和展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和平安全力量,就必须坚持技术网军和文化网军并举,为维护国家战备延伸提供必要的军事文化输出,为维护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网络安全做出更大的贡献。

  美国中央情报局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军方“鹰派”进行了分代:第一代以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李际均中将为代表;第二代代表人物是以《超限战》引人侧目的乔良、王湘穗;我、朱成虎、金一南等学者型将军被归为第三代;最新一代则包括了《C型包围》的作者戴旭及《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作者刘明福等。

  因李际均将军爱发表一些对美国“不友好”言论,因而被美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列为猎杀的第一代目标。美国自己就有媒体披露,“美国中情局针对李际均制定一个‘老鼠行动计划’,给李际均制造了大量的谣言,非要扳倒李际军,后来李际均将军从中央军事办公厅主任调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

  美国国防部长期政策研究室办公室白邦瑞访问军事科学院时,问“李际均将军到哪去了?”我说你这是明知故问,李际均将军现已退休。他们很吃惊,“这么有思想的人你们都没把他用起来,不过这对我们美国来讲是一件好事”。我说怎么是一件好事,他说“因为李际均对我们美国太强硬了。”我马上反驳他一句,“那你知道现在李际均干什么吗?”他说,“他都退休了,还能干什么。”我说不对,“他现在是博士生导师,他又培养出许多小李际均。”

  被美国猎杀的第二代目标有,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乔良少将和空军大校王湘穗。他们写的一本书叫《超限战》,因此书出版以后就发生了“911事件”,美国认为基地组织是受《超限战》启发而发动袭击的,所以就将他们锁定为猎杀的第二代目标。

  美国猎杀的第三代人,有我以及《苦难辉煌》的作者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将军,还有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朱成虎将军。美国猎杀的第四代军人目标,就是当前的网络红人、写有“冲出C形包围”的戴旭,还有写有《中国梦》的国防大学军队教研室刘明福主任。西方国家是不是在试图猎杀中国第三代人第四代人,我无从左右,但在网上拭目以待,但造谣诽谤人身攻击的人长期存在。

  美国一个长期从事战略研究的学者就讲过这么一段话,“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既不是海上战争,也不是空中战争,而是网络战。我们只需要用极低的成本,就可以让中国军队在发展竞赛中失败。网络战其实就是舆论战和心理战。这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战争。美国的战争目的很明确:就是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有实力中国鹰派,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毫无组织的一群羊和一群麻雀。”

  长期以来,有些网民的嚣张程度,就印证了美国的网络战策略,竟公然挑拨民众与军队的关系,挑拨民众与政府的关系。比如,“我们不会为你去上战场,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他们摆出的无耻态度是,在网上不骂我们共产党,不骂我们老一代革命家,不骂我们军人,不骂我们英烈,都不好意思上网。什么支持汉奸理性卖国,什么大日本帝国万岁,什么强大的日本又回来了,等等言论在网上肆虐张狂,他们如此大行其道,难道不应该引起全社会的警醒吗?我之所以开设微博,进行澄清与反击,就是因为网络上的谣言与诬陷早已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显然,网络空间作为新空间出现后,一场争夺空间控制权、进而通过建立反华桥头堡颠覆我政权的战争悄然打响。

  美国2012年总统参选人、前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日前在CBS辩论节目中表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美国“应联合盟友和中国国内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与此同时,我们将获得上升机会,并找回我们的经济生产力量,这就是我作为总统所要做的。”一语道破天机,美国就是要通过“网络舆论战”扳倒中国。

  如果说洪博培的肺腑之言只是美国所谓精英阶层的如意算盘和一厢情愿,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猎鹰计划”则已形成了一整套对华网络战争方案。所谓“猎鹰计划”,用供职于美国国防情报部门的弗兰克•科尔曼一份秘密报告里的话:就是“为了影响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我们必须确保能够让中国最出色的智囊停止思考。”美国的目的很明确,即通过网络造势,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中国“鹰”,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一群羊或麻雀。在美水军的精心策划和直接参与下,一时间各种反华势力沉渣泛起,公开的汉奸和带路党以网络大V的面孔示人,采取灭祖宗、篡历史、砍旗帜、去理想、污人格、乱视听、颠黑白等卑劣手段,大造卖国有理、爱国有罪舆论,大有“仁川登陆”,剑指“鸭绿江”之势。

  对此,习近平主席警觉地指出:“网络已经成为意识形态的主战场。”“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习主席已站在网络空间斗争最前沿,振臂高呼,亿万共产党员和有血性的民族健儿必须紧跟上。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尽管无意与美处处争锋,但面对美在网络空间的磨刀霍霍,咄咄逼人,也只有毫不退缩,再次派出“志愿军”,守住“上甘岭”,雄赳赳,气昂昂,压住敌人的猖狂进攻,才能取得“板门店”谈判的主动权。对此,我谈几点个人建议:

  第一,提升网络空间主战场意识,将网络战、舆论战作为“上甘岭”战役来打。信息时代,网络战空间已经成为颜色革命的前期战场,舆论战也已成为你死我活的短兵相接,要针对网络战场的新特点,把打赢网络战作为维护主权的重要举措,把网军建设成捍卫政权的中坚力量。既不能在博弈里缺位,更不能在对抗中失声。

  第二,整合各方力量,建立统一领导机制。既然作为一场战役来打,就必须有指挥作战的统帅部,不能政出多门。网络空间博弈,涉及国家最高利益,必须周密制定战略,搞好顶层设计和组织筹划,进行敌情、舆情分析,选准主攻方向,清晰斗争策略,组织和协调好相关力量,形成一盘棋。

  第三,建立自己的队伍,组织能征善战的网络空间“志愿军”。打仗靠队伍,要抓紧组建专业作战集群,形成小核心,大外围,规模合理,梯次配置的力量体系,同时,开放军队院校网络,组织民兵预备役参与,深化军民融合,打好网络空间的人民战争。

  第四,塑造有民族气节的意见领袖、扶植正能量网络大V。物色形象良好,没有道德污点,影响力和亲和力兼具,有出色语言和文字表达能力,坚韧不拔,抗压能力强的意见领袖,给予特殊政策扶植,有意培养、塑造,并配备以团队,在关键时刻各级党组织和宣传部门要敢于力挺,保护他们,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同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给其以回旋空间。

  第五,加强对网络平台管控,建立公正的、有影响力的网络平台。主要是建立自己主导、监控、有影响力的门户网站,对既有网站,为我所用,同时对某些政治倾向有问题的网站要掺沙子,正方向。

  第六,建立国家和民间正能量的网络文化基金。其主要任务是弘扬正能量,扶持正能量网络大V,搭建进步网络平台,支持网络传播创新,奖励先进个人和群体。

  第七,稳准狠地打击反动网站和个人,孤立一小撮反华势力。坚决取缔反动门户网站,汇集整理反动言论,定期公布,形成震慑,组织锄奸队,搜集违法证据,整理黑名单,或私下警告,或公开示众,关键时刻按图索骥缉拿。

  第八,尽快制定涉军新闻法,建立健康、有序、守法的网络空间秩序。军事新闻和信息要由经过授权的机构和人员发布,对反军乱军言论要坚决取缔,并依法制裁,对重大网络泄密事件要追究责任,依法处理,对重大事件要有表态口径,界定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可以说,说到什么程度,提高斗争的策略水平。

  第九,注重战法策略运用,营造宽松环境。采用先进技术手段删帖、屏蔽、置顶、沉底,不给反党乱军分子以话语权。集中兵力对反华言论打歼灭战。多用动漫、多媒体等大众喜闻乐见的手段扩大影响面,主动设计议题,设计标题,同时,对网络斗争骨干提供技术支援和必要保障。

  最后,用习近平主席的一段话作为本次演讲结束语:“一个政权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这段话既可理解为居安思危、防微杜渐的长鸣警钟,也可理解为组建网络“志愿军”、坚守舆论“上甘岭”的最好注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