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2017-10-23  作者:梅荣政  来源:红旗文稿  

 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 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这里借用“真经”和“西经”形象提法,提出了问题重大,寓意深刻的思想。本文围绕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的问题试谈几点认识。

一、共产党人必须念好“真经”

共产党人与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是共产党人必须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的深刻根据。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早就说过:“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页)列宁认为:“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一点,就是阐明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主义创造者的世界历史作用。”(《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05页)马克思列宁的这些论断集中表明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内在联系。共产党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创立、成长、壮大,实现自己历史使命的。而马克思主义只有通过共产党这种组织的物质的保证,才能成为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伟大的认识工具,发挥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伟大作用,也才能在斗争中不断发展,不断开辟新的境界。所以信“共”必信“马”,信“马”必信“共”,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是互为存在的前提,舍弃一方就没有另一方。

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不可分割的真理已为世界社会主义历史所证明。一方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表明,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从未出现过指导思想上的真空。如果共产党抛弃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必然接受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随着思想灵魂蜕变,政治性质、组织原则必然变,最终共产党或者蜕变成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政党,或者人亡政息,组织瓦解。一切反共势力正是看准、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总是持续地不遗余力地对共产党人、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进行思想渗透,力图使其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改变其共产主义信仰,达到和平演变、不战而胜的目的。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如果脱离了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革命实践活动,就会被束之高阁,像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派别一样,“把具有战斗力和实践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院化和庸俗化”。所以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关系,借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物质武器和精神武器、头脑和心脏的关系,也可说是“体”和“魂”的关系。这种关系反映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上,就是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党建中存在的问题,突出强调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要求共产党人一定要念好自己的“真经”,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不可分割的真理和马克思主义党建原则。对于共产党员来说,这是从世界观、方法论的高度提出的,是衡量一个共产党员是否合格的必要条件。换句话说,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必须有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对共产主义的崇高信念,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高度自觉和自信。否则不能算作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深刻领悟习近平总书记的上述论断,透彻理解共产党人与马克思主义的“体”和“魂”关系,自觉念好我们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真经”,对我们党破解重大风险考验和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自觉抵制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生活的侵蚀,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具有根本的长远的意义。

二、“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要贻误大事

习近平总书记批评的“西天取经”,可理解为两层意思。一是一些共产党人对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原理、基础理论知识没有兴趣和热情,总是一心想到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文化理论中去寻找真理和新知;二是一些人正因为没有马克思主义“ 真经”的功底,一和西方资产阶级哲学、经济学、社会政治和文学艺术的思潮相遇,必然不加分析、不加鉴别、不加批判,一窝蜂地盲目推崇,结果就陷入迷雾,堕入泥潭。这就是列宁曾经告诫人们的:“沿着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不会穷尽它);而沿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事情就是如此!

为何没有马克思主义“ 真经”,迷念“西天取经”,就会贻误大事?

第一,马克思主义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人类至今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阐明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有马克思主义“真经”在胸,就能运用正确的世界观、方法论观察和解释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各种现象,从而揭示蕴含在其中的规律,依规律而行。抛弃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犹如“盲人骑瞎马”,必然违规律而动。同时因为没有确立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理论的定盘星和理想信念的压舱石,没有铸就“四个自信”的主心骨,因而在识别各种唯心主义理论的思想观点上,自然也就不能抵御病毒的侵袭。

第二,从总体和本质上说,西方思想文化理论是西方经济政治制度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总想着“西天取经”,一味接受西方思想文化理论,必然不可避免地接受维护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思想观念而走入迷途。

在这个问题上,一些学者总轻信西方学者公正无邪,“不偏狭于阶级”,唯真理而求索。实则这是一种天真的善良愿望。相反,一些严肃的西方学者却不这样看,如最著名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凯恩斯就曾声明:“如果当真要追求阶级利益,那我就得追求属于我自己那个阶级的利益。……我是站在有教养的资产阶级一边的。”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尼也说:“社会科学家和其他人一样,也具有阶级利益、意识形态的倾向以及一切种类的价值判断。但是,所有的社会科学的研究,与材料力学或化学分子结构的研究不同,都与上述的(阶级)利益、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有关。不论社会科学家的意愿如何,不论他是否觉察到这一切,甚至他力图回避它们,他对研究主题的选择,他提出的问题,他没有提出的问题,他的分析框架,他使用的语言,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的(阶级)利益、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应该说,这些论述是坦诚而真实的。在阶级社会和有阶级存在的社会里,“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够不站到这个或那个阶级方面来”。(《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35页)我们一些学者之所以犯迷糊,关键在于“不应该离开分析阶级关系的正确立场”。( 《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0页)

第三,迷念“西经”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被“三化”“三失”,而各种冒牌的“马克思主义”就粉墨登场了。诸如形式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的 “马克思主义”, 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生态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等等。这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就出现过的现象,当时邓小平和一些马克思主义专家就曾给以其严厉的批判,使之受到重创,但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进入新世纪以后,在高校包括马克思主义学科在内的一些学科中,也出现了把前述种种思潮视为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创新而予以热捧,甚至称之为马克思主义“新境界”,用这些观点来解读马克思主义,并且作为判断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是僵化还是思想解放的标准。不用说,这只能引发严重的思想混乱。

究其实质,这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某个方面,如生态方面的、环境方面的、妇女方面的原理和观点,从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中、从它同其他原理和观点的联系中、从它同具体的历史经验的联系中抽离出来,肢解成了各种碎片,而后再用折中主义的手法,从现代西方哲学、美学和神学中摘取一些以主观唯心主义、特别是抽象人性论为理论基础的思想观点,生拉活扯嫁接到马克思主义头上,随心所欲地编造成自己所称道的“马克思主义”。

从事情的本质看,马克思主义概念被严重泛化、滥用,是20世纪30—50年代西方一股通过伪造马克思主义来反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延续。当时,新黑格尔主义、存在主义、实用主义、新实证主义、结构主义、弗洛伊德主义、基督教和法兰克福学派等资产阶级流派,竞相用被他们加工、伪造、杜撰的思想观点来对马克思主义作阐述、“新解”和“补充”,目的是批判和反对马克思主义。这股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当时竟被西方称作“马克思的第二次降世”。其实,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特别是它赢得广大工人阶级拥护以后,一些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流派就用这类把戏来糟蹋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一生都在同这些流派作斗争,列宁在批判俄国的马赫主义者时也揭露过这类把戏。列宁说:这些人“从折中主义残羹剩汁里获得自己的哲学,并且继续用这种东西款待读者。他们从马赫那里取出一点不可知论和唯心主义,再从马克思那里取出一点辩证唯物主义,把它们拼凑起来,于是含含糊糊地说这种杂烩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53页)这些糟蹋马克思主义的学派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诋毁也是全面的,包括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剩余价值理论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

不学好马克思主义“真经”,一门心思总想着“西天取经”,不分真伪,满盘接受,难免潜移默化,一步一步地误入歧途。关于这个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曾尖锐指出 ,国内外的错误思潮“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可悲的是,一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其中暗藏的玄机,不知不觉成了西方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三、“西天取经”,要把握好先决条件

我们批评马克思主义“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的错误,丝毫不意味着不要汲取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有益资源,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思想文化积极成果。关于这一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讲得很透彻。他说,要善于融通古今中外各种资源,除了把握好马克思主义资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以外,还要把握好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包括世界所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取得的积极成果。“对一切有益的知识体系和研究方法,我们都要研究借鉴,不能采取不加分析、一概排斥的态度”。他强调:“中华民族是一个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民族,在漫长历史进程中,不断学习他人的好东西,把他人的好东西化成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才形成我们的民族特色。”列宁在《青年团的任务》的讲话中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的决议草案中都曾指出,马克思主义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的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发展真正的无产阶级文化。今天人类已进入信息化时代,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总结我们的经验教训,应坚持以下几点:

第一,先要立根固本:念好 “真经”,才可辨别吸收“西经”。这个“根”和“本”就是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绝不可将其模糊、淡化,或者口号化、标签化。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必先立根固本,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掌握马克思主义原理以及贯通于其中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在这个根本问题上,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动摇和偏离。这是借鉴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文化有益成分的大前提,是取“西经”必不可少的基础。

第二,独立思考,绝不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不仅难以形成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而且解决不了我国的实际问题。”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实际问题主要靠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来解决。中国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经历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不仅提出了创新理论的新要求,也给理论创造、创新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如何评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如何衡量我国的发展?如何判断我国的根本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如果奉“西经”为圭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评估,符合西方标准的就行、就好,不符合西方标准的就是落后、陈旧,就要受到批判、攻击,那后果只能是,要么跟在人家后面走上资本主义的邪路,要么自认理亏、自甘挨骂。所以,学习西方思想文化正确的路径,是要善于独立思考,从中国的具体实际出发,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将汲取的西方思想精华,经过加工改造,转化成对我们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有用的东西。

第三,要区分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理论的完整体系和个别方面。对前者,要坚决予以批判和抵制;对后者要根据中国的实际需要和具体情况,有选择地加以借鉴。借鉴就是一个批判改造和创新的过程,目的不是为了照搬翻印,制造复制品,而是为了发展创新,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

我国研究西方经济学的权威学者陈岱孙教授,在《现代西方经济学的研究和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现代化》一文中讲得很深刻很透彻:“在对待西方经济学对于我们经济现代化的作用上,我们既要认识到,这些国家的经济制度和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根本不同,现代西方经济学作为一个体系,不能成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指导理论。同时,我们又要认识到,在若干具体经济问题的分析方面,它确有可供我们参考、借鉴之处。”值得注意的是 ,“由于制度上的根本差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技术的政策问题上,我们也不能搬套西方的某些经济政策和措施。”不仅对西方经济学要如此,对西方各种哲学、社会政治和文学艺术理论、思潮,也都应如此。

第四,拓展理论视野,要坚守我们党的伟大主题。习近平总书记在7.26讲话中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理论的作用。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国家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这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是:学习借鉴西方思想文化理论,一定要清醒地把握住一个管总的问题。在当代中国,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吸取西方思想文化有益成分也要服从和服务于推进这个伟大主题的需要。判断西方思想文化中的成分能否为我所用,就是要看是否有利于我们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有利者取之,无利者去之,有害者拒之。

第五,要增强理论自信,持续地批判错误思潮。正确对待“西经”,要增强理论自信。为此必须持续地展开对错误思潮的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西方普世价值论、西方宪政民主等等错误思潮,以各种形式宣扬的“西方中心论”“种族优越论”“历史终结论”“中国溃败论”“东西趋同论”以及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等形形色色的论调,浸透了资产阶级的世界观、价值观,饱含殖民奴役思想,散布的是思想迷雾和政治谎言,侵蚀的是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自信。只有彻底揭露它批判它,才能拨开迷雾,澄清真相,扬我中华正能量之伟力。

(作者: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